说起Chris Milk,在VR行业了解比较早的应该都不陌生:他是一名企业家、创新者,也是一名导演、摄影师和艺术家。大名鼎鼎的Vrse就是Chris Milk创办的,Vrse也是Within的前身。Chris Milk也是Vrse.works(现已更名Here Be Dragons)的联合创始人。

AR,增强现实,ar技术

Chris Milk在VR领域的作品包括纪录片、故事片以及各种现场直播。《Clouds Over Sidra》是他和联合国合作拍摄的纪录一名12岁小女孩在叙利亚难民营的生活的经典纪录片。

Within联合创始人认为Chris Milk认为,简单的观看一场综艺节目或者一部电影已经是一种老式的内容消费方式,而新的内容消费方式将是完全“沉浸于”一段体验中,观众们不再只是观看者,还可以与故事中的角色进行互动,这也是他期望带给大众的一场革命。

AR,增强现实,ar技术

Within(前Vrse)于2014年成立于洛杉矶,制作了从一段全新的乐高蝙蝠侠体验到“The Hidden”这部瞄准一场营救被奴役的印度家庭的大胆作品在内的多部VR作品。但Milk以及Within的团队同样对增强现实感兴趣——这是一种将计算机图形覆盖在观众所在的现实世界上的技术。

Within于2018年年底推出了第一款AR应用Wonderscope。这款AR应用主要针对儿童,让他们可以与故事中的角色交谈从而积极参与到体验中,享受栩栩如生的故事体验。AR故事的长度都在7-13分钟之间,取决于观众的节奏。

这款应用依托于苹果的ARKit开发。ARKit让开发者可以为全球超过5亿台iOS设备开发各种应用程序。在Wonderscope发布后几个月的表现让Milk坚信:观众的参与是未来娱乐和教育的关键。

AR,增强现实,ar技术

最近Within与洛杉矶公共图书馆以及BEST Afterschool Enrichment Program在洛杉矶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利用iPad和Wonderscope应用让市里的学生能够更好地了解AR。

在这个活动期间TheWrap对Chris Milk进行了一次参访,与Milk探讨了AR应用的研发过程、Wonderscope发布以来他的收获以及他对于这一媒体最兴奋的点是什么。

以下是采访内容

AR,增强现实,ar技术

1.自Wonderscope推出以来,或者更早一些追溯到2017年使用苹果ARKit创作AR体验时,你对于创作引人入胜的AR故事有想出了什么样的早期创意?

我们最初的想法是将书籍变成增强现实的版本,我们在2017年制作了Demo后发现这真的很吸引人,苹果公司还展示过它。一旦这一想法实现,我们就能够将其展现给人们和孩子,相较于面前的平面故事书,他们对于发生在起居室或者卧室立体空间中的故事有着不同的期待。

他们期待自己能够成为故事的一部分,能够和故事进行交互,能够与故事中的角色交谈甚至成为故事角色本身。我们认为他们期待的故事与他们在现实空间中和玩具、玩偶或者毛绒动物的玩耍十分接近。这些故事和线性的电视剧不同,是专属于每个孩子自己的故事,而不是别人为他们写的故事。

2.在推出Wonderscope之前,你有过使用更传统的媒体形式的经验。与典型的故事相比,为儿童制作AR故事有多难?

这肯定更难,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明白。我们做了大量的实验和测试,并与许多非常有创造力的作家和创作者合作,以弄清楚为儿童创作的故事是如何运作的。孩子希望他们可以成为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明白如何以故事中一个角色的视角来写作这种类型的故事。

我们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编剧都能以这种思路进行写作,直观的创作出一个这种形式的故事。但我们一直在与一些不可思议的人合作,所以工作开展十分良好。因为你拥有的是一个可以通过iPhone或iPad查看并与孩子进行目光接触的角色,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孩子都可以四处走动,角色会转身看着他们。孩子可以对角色讲话,角色会回答。这就像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孩子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AR,增强现实,ar技术

3.创作VR/AR故事时,确保观众专注于情节或者你想要他们关注的地方而不是打量周围的新环境是不是很有挑战性?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特别是在刚开始体验时,人们的反应是:“哦,好吧,我习惯了看电视,我敢肯定当我应该看到某个东西时我就会看到它,所以我不担心我错过任何东西。而现在我正在看一些基本上是球形的显示器,我在它的中间,如果我想念一些东西,我会怎么样?

如果VR叙事的第一个阶段是线性叙事,类似于我们用照相机拍摄矩形画面的方式,那么就有可能在我身后发生了一些你没有看到的事情。但导演在虚拟现实环境中需要的技术和技巧是一种编排观众注意力的方式,能够让观众看到他们希望在那一刻被看到的东西。

因此,如果那是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的转换,并且你知道观众在看哪里,那么你就可以将想要让观众注意的东西放在他们正在看的方向上;或者你可以通过声音、光线或运动来引导他们的注意力。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根植于先前媒体框架思维方式中的问题。

至于你开始在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中看到的故事,我认为这些媒体中叙事的最终形式不会是简单的观看。我不认为这就是它的发展方向。这些是能让故事活过来的媒体,而不仅仅是观察故事的发生。我们一生都在不断的见证故事。我们所知道和喜爱的所有讲故事的媒体都是作者在讲述故事,我们只是见证了这个故事。

让我对这些身临其境的媒体如此兴奋的是,我们正在从目睹故事转变成经历自己的故事。这就是我认为真正值得期待的,而你只不过刚刚看到了冰山一角。Wonderscope肯定是这方面的一个例子。这些孩子将作为故事中的人物来体验这些故事,拥有自己对故事的独特记忆,而不是消费了媒体的一个碎片。我并不担心观众没有看向正确的地方,因为这不是这种媒体的重点。你是这些故事的一部分,他们将以你适应和呼吸的方式适应和呼吸。

AR,增强现实,ar技术

4.你是否倾向于VR或是AR中的某种叙事方式?

这两种技术都适用于新形式的叙事探索。这种特殊的故事叙述方式是通过在移动设备上查看增强现实这一过程以及这种叙事形式的工作方式、在你面前展示这些东西并将东西放到你的环境中的意义共同构建的。就VR来说,它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因为你正在谈论一个媒体,你正在接管观众的整个视野,你可以将观众传送到任何地方,让角色变成为3英寸或30英尺高。

就AR来说,你不能在当前的技术迭代中做到这一点。当你拿着一个iPad放在你面前时,你面对的故事可能是在你面前的地板或桌面上,也可能漂浮在房间的空间里。我们称之为Wonderscope,因为它就像是一个显微镜,你不通过它基本上看不见故事。这与未来形式的增强现实不同,未来你可以将AR设备戴在头上,将东西映射到墙壁、天花板上并接管所有东西。我们会到达这样的目标,但目前还没有实现。因此,我们尝试思考我们可以用现有技术做的最引人注目的事情。

但如果我试图为VR头显中的孩子们制作虚拟现实故事,我会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实现。这两种技术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有5亿台iPhone和iPad在iOS 11或12更新中具有ARKit特性,可以做到我想做。许多有孩子的家庭都有iPhone和iPad设备,而VR头显在普及方面还远远不够。

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你通过放在你的口袋里或每天坐在你的梳妆台上打开的设备可以获得的惊喜和奇妙的感觉。你打开iPhone或者iPad,它可能突然就拥有了可以做一些你从未见过的事情的能力。它与你通常在iPad或iPhone使用的游戏或书籍完全不同。它不是把你拉进去关在里面,而是让开放你所处的世界,也可以把其他人带进来。

5.对于明年AR和VR前景,最让你感兴趣的是什么?

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是Oculus Quest的发售。这是第一个真正的“普通消费级设备”而不是早期用户设备。它提供你理想中VR头显应该拥有的所有基础功能——头部跟踪、手部跟踪,一体化。399美元的价格也十分理想。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我们正在为此制作一些特别的东西。

【资讯编译自:thewrap

87870编译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